2017年3月18日 星期六

30 秒驗出你的血型

只要把一滴血滴在試紙上,就可以立刻知道你的血型。

要了解這個原理,要先知道幾件事:

1. 抗原(antigen, Ag)和抗體(antibody, Ab)的關係:抗原有其對應的抗體,如果和對應的抗體相結合,血液就會凝結(agglutination)。

2. 血型和血液的關係:血液(whole blood)裡有紅血球(RBC, red blood cells)和血漿(plasma),紅血球上有 antigen (Ag),你是 A 型的話紅血球帶有的 Ag 就是 A,然後你的血液裡的 antibody 就是 anti-B,用邏輯來想的話,就是如果你是 A 型,那你血液裡的抗體就是 anti-B,不會是 anti-A,因為如是 anti-A 的話,那你的血液就凝結了。AB 型的話你的紅血球上面的 antigen 就是 A 和 B 都有,想當然爾你的血液裡就不會有 anti-A 和 anti-B 的抗體。不清楚的話可以看下圖就可以比較明瞭。


Figure: Wikipedia

3. 這個試紙用的染料是 BCG (bromocresol green),會和血漿中的 HSA (human serum albumim)反應,顯現出 steel 的顏色(青銅色?)。如果是和全血反應的話,就會呈現咖啡色。
4. 血液滴在試紙上的話,是可以在紙上散開的,但是如果紅血球凝結的話,就會變成只有 plasma (含有 HSA) 能夠在紙上散開。

這個檢測有兩種,forward 和 reverse,forward 只需三十秒,reverse 也只要兩分鐘。


Figure: Zhang et al, Science Trans Med (2017)

Forward 是指直接測紅血球,也就是抗原是什麼(上圖 A)。試紙上面放的是 anit-A 和 anti-B 兩種抗體(各一邊),如果你是 A 型的話,你的血就會和上面的 anti-A 凝結,於是在放 anit-A 的地方就會只剩 plasma 能夠繼續往前移動和 BCG 結合變成 steel 顏色,而另一邊放 anti-B 的地方,因為不會和紅血球(A antigen)凝結,所以能夠和 plasma 一起移動到 BCG 的地方,顯現出咖啡色。

Reverse 的話則是血液中的抗體(上圖 B),因此試紙上放的是 A, B 紅血球,各放一邊。同樣的,當你把血液滴在紙上後,血液中的抗體會和試紙上的紅血球結合。如果你是 A 型的話,那你血中的抗體就是 anti-B,會和試紙上的 B 型紅血球(B antigen)結合,於是血液會凝結,只剩 plasma 能夠繼續前進到有 BCG 的地方顯現出 steel 的顏色。如果你是 AB 型的話,因為血液中沒有 anti-A 和 anti-B 的抗體,不會和試紙上的 A, B 兩種紅血球結合和凝結,所以全寫可以擴散到兩邊的 BGC,因此兩邊都會顯現咖啡色。

這個測試方法非常的簡單快速,不需要把血液用離心分離,只要一點點的血就可以了。比較可能會有的問題大概就是試紙的穩定度和保存期限吧,例如 BCG 的 pH 值會不會改變,會不會影響顯色(影片中兩種的顯色 -- steel 和咖啡色 -- 可以分辨的出來不同,但是有點相近),試紙上的抗體和紅血球能夠保存多久。如果這些問題都不是問題的話,那還滿方便的呢。



這個研究也用同樣的原理測試 Rh 型(D antigne),但是比較複查需要測光表,有興趣的可以看原文。



Article:

L Wessel, Watch a special paper tool that can determine your blood type in seconds. Science Magazine (2017)


Paper:

H Zhang et al, A dye-assisted paper-based point-of-care assay for fast and reliable blood grouping. 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 (2017)









2017年3月12日 星期日

Bash Shell

前陣子發現學校有提供這個課程,這是個兩天的課,早上九點到下午四點,學生和博士後才 CAD$25,加手續費也不過 CAD$27,而且還有附中餐,真是佛心來著的。

Software Carpentry: Programming in Python, The Unix Shell, Version Control with Git

這個課程主要是教 Bash Shell, Python 和 Git,課程大綱和需要安裝的東西看這裡,Mac OS 只要裝 Python 就好了,其他都是內建的,這就是為什麼很多人說 Mac 比較適合用來寫程式的原因嗎?XD

如果沒學過這幾個程式,想要學些入門的話,很建議拿這個課程。後來發現美、加很多學校都有,有興趣的可以看自己的學校有沒有提供,只是我不知道其他學校的上課情形是怎樣。我覺得 UBC 的很好,課程中助手很多可以隨時提供幫助,而且有配合用 Etherpad,雖然講得有點快,但也不致於跟不上。這個入門課程幫你上手之後,其他你就可以自己上網查語言要怎麼用,然後就可以自己玩了。XD

先講一下心得好了,Bash Shell 和 Git 主要用來編輯和整理檔案,如果用 Mac 的話,兩個都是直接從 Terminal 下指令。Git 的話可以和 GitHub 連結,然後也可以從 Terminal 下指令改 GitHub 上的內容,把檔案放在 GitHub 上的話,主要就是可以和人共筆,你可以改別人的檔案內容,也可以看到編輯資料。Python 的話就是寫程式,和 C++ 還有 R 比較像,但我覺得 Python 比 R 有趣。Bash Shell 的有些指令(command)都和 Python 共用,像是下面提到的 cd, ls 等等,也在 Python 可以用。

先這樣吧,下面放 Bash Shell 的筆記。


======


叫出 Terminal,在這裡下指令。 (用 Mac 的話,就從右上角的搜尋功能直接打 Terminal 就會出來了。)

註:以下指令的部分用粗體字,command 表示要下的指令,也就是粗體字(在例子中用 "" 標註)的地方。Output 表示下指令後會顯示的東西或結果。

pwd - show which directory you are currently in

Ex: command "pwd"
output: "Users/Linda/Desktop" (= you are now in "Desktop")

cd /User/Linda/dir - to enter designated directory

Ex: command "cd /Users/Linda/Desktop" (ps. home directory is: Users/Linda)

If you are already in that directory, then you can go to subdirectory directly by "cd directory_name"
e.g., if you are now in "Users/Linda/Desktop",
command "cd BashShell"
這時候如果你下 pwd 確認,會出現:Users/Linda/Desktop/BashShell

cd - back to home directory

Ex: command "cd"
output: "Users/Linda" (= go from Users/Linda/Desktop/BashShell" back to "Users/Linda")

cd .. - go to upper directory, not home directory

Ex: command "cd .."
output: "Users/Linda/Desktop" (= return from "Users/Linda/Desktop/BashShell" back to "Users/Linda/Desktop"

ls - list all files in the current directory

* - arbitrary mark

Ex: command "ls *.pdb"
output: list of all the .pdb files

mkdir FolderName - create a subdirectory in current directory

e.g., if you are already in Users/Linda/Desktop,
command "mkdir BushData" (= create the "BushData" folder in the "Desktop" directory)

vim - create a file

Ex: command "vim bash1" (= create "bash1" file in the "BashShell" folder)

nano - enter a file and edit script

Ex: command "nano bash1"
Now you can type in the file, e.g., type "Hello, this is Linda."
Then, create another file called "bash2", and in this file, type "Today is Sat, March 11."

cp - copy file

:wq - to leave bash files

less - enter a file, but can not edit

Ex: command "less bash1" (ps. need to command ":wq" to leave file screen)

more - show content in a file

Ex: command "more bash1"
output: "Hello, this is Linda."

cat - move content in the assigned files into a single designated file

Ex1: command
"cat bash1 bash2 >> bash3.txt"
"more bash3.txt"
output:
"Hello, this is Linda.
Today is Sat, March 11"

Ex2: command
"cat *.dat >> sugar.txt"
"more sugar.txt"
output: will show content from all .dat files

If you want to create a file that contains filenames of certain type of file,

Ex1: create a new file "allsugar.txt" that contains the filenames of all ".dat" files
command
"for filename in *.dat
do ls $filename >> allsugar.txt
done"
output: list of all files in ".dat"

command "more allsugar.dat"
output: list of all files in ".dat"

Ex2: create a new file 'allmolecules.txt' that contains the filenames of all ".pdb" files
command "for filename in *.pdb; do ls $filename >> allmolecules.txt; done"

mv - move or rename a file

Ex1: command "mv bash3.txt BashShell"
output: move "bash3.txt" to the folder "BashShell"

Ex2: command "mv sucrose.dat Sugar"
output: move "sucrose.dat" to the folder "Sugar"

Ex3: command "mv glucose-lact.dat glucose.dat"
output: change filename "glucose-lact.dat" to "glucose.dat"

rm - remove a file (在這裡刪了就很難救回來)

tree - show the structure (不是所有電腦都有這個功能,我的就沒有。QQ)

wc - word counts

e.g., command "wc *.pdb"

sort - sort context in files
command "sort -n" (= sorting by numbers)

Ex: command "sort *.dat >> sorted.txt"
output: list of sorted context in all .dat files is saved in the file "sorted.txt"

history - show history of the command you used

*If you want to rename a bunch of files, command:
for file in *.xml
do
mv $file $file-original.xml (e.g., $elem $elem-original.xml)
done

output: 所有的 .xml 檔案的名字後面都會加 "-original.xml"

* Extract commands (擷取部分資料)

head -15 (= extract the first 15 lines from a file)
head -15 | tail -6 (= extract first 15 lines, and then last 6 lines of the first 15 lines = line 10 to 15)

* to search a word in a file, command:
grep word filename (e.g., grep not haiku.txt)

* to search a word not part of the other word, command:
grep -w word filename (e.g., grep -w day haiku.txt)

* to search a phrase, command:
grep -w phrase filename (e.g., grep -w "is not" haiku.txt)

man grep - function manual of grep

find . -type f = give you all the files in the directory; "." = current directory

find . -name *.txt = give you files in .txt in current directory

find . -name '*.txt' = give you file in .txt in all subdirectories




Other resources:

Code programming - rapid table










2017年3月7日 星期二

以菌制菌 -- 異位性皮膚炎

同樣都是 Staphylococcus,有的會惡化皮膚炎,有的卻可以用來治療。

人類的皮膚上長有各式各樣的菌落(microbiome),通常這些細菌處在平衡的狀態下,皮膚是健康的,但是環境的改變(例如濕度、溫度和酸鹼度)而導致細菌生態改變或失衡的時候(dysbiosis),可能造成皮膚病。除了環境因素,免疫細胞製造的 antimicrobial peptides (AMPs)也會影響皮膚上的菌叢。之前有研究發現,細菌界的 Staphylococcus 中有幾種菌株也會製造 AMPs,這些菌株稱作 CoNS (coagulase-negative Staphylococcus)。

患有異位性皮膚炎(atopic dermatitis, AD)的皮膚通常都長有大量的 Staphylococcus aureus,這個菌株會惡化皮膚炎,而跟健康皮膚相比,患有 AD 的皮膚長有的好菌株和 AMPs 也比較少。這篇研究利用 high-throughput screening (HTS) 比較了健康皮膚和患有 AD 皮膚的菌叢,發現患有 AD 的皮膚,其 CoNS 的抗菌力(antimicrobial activity)比較低,CoNS 中如果 S. aureus 很多的話,抗菌力就很低。他們也發現 CoNS 中能殺死 S. aureus 的菌株是 Staphylococcus epidermidis 和 Staphylococcus hominis,而這兩個菌株在 AD 皮膚裡的菌量也比較少。正常皮膚中,抗菌力高的 CoNS 菌落比較多的話,S. aureus 的菌量也很少。

他們把皮膚菌落中的 S. hominis 和 S. epidermidis 抽取出來後加進乳液(Cetaphil)中,再把加了這兩個菌株的乳液給 AD 患者塗抹在患處,然後於 24 小時後檢測 AD 皮膚裡 S. aureus 的菌量,發現其菌量減少很多,這個研究結果可望於未來用於治療異位性皮膚炎。



Article:

The Scientist / Next Generation: Personalized Probiotic Skin Care


Paper:

T Nakatsuji et al, Antimicrobials from human skin commensal bacteria protect against Staphylococcus aureus and are deficient in atopic dermatitis. 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 (2017)










2017年3月4日 星期六

阿茲罕默症的可能藥物:Fyn inhibitor

今天的 seminar 是關於阿茲罕默症(AD)的。阿茲罕默症的治病因子之一是 amyloid β (Aβ) 在腦中堆積,造成神經細胞死亡,進而造成失智症狀。這個病到現在還沒有藥物可以治療,雖然近幾年不少藥廠投入,但都無果,不管是抗體藥還是 HACE1 inhibitor,都在臨床上無法有顯著效果,稍似有效果的都是在病情初期(mild cognition impairment)便開始治療,如果在出現明顯認知障礙後再治療就沒有用了。

今天的講者是耶魯大學的 Dr. Strittmatter,他們的研究發現 PrPc (prion protein)出現在 postsynaptic density (PSD),Abeta 會堆積在細胞上是透過 PrPc。PrPc 只會和 Abeta oligomer 接合(interact),而不會和 Abeta monomer 接合,Abeta 和 PrPc 接合後會 activate Fyn kinase。Abeta 堆積也會造成 LTP (long-term potentiation)無法表現,他們發現如果 knock down PrPc,那即便在細胞中加入 Abeta oligomer,LTP 還是能夠表現。另外,PrPc KD 也能夠阻止 Abeta 造成的 dendritic spine loss。他們同時試驗在老鼠身上,AD transgenic mice (APP/PS1)在十二個月大的時候,腦中會開始出現 Abeta 堆積,也會出現 memory impairment,但是在十二個月大時利用 Cre knock-down PrPc,六個禮拜後老鼠便恢復記憶力,在這個時候都還是 PrPc-dependent,但是老化時間再久一點的話,就會變成 PrPc-independent,Abeta 的堆積之後還是會早成 cognition impairment。

Ps. Fyn: a Src family kinase (SFK)

到這裡知道的是 Abeta 和 PrPc 接合後會啟動 Fyn,那 PrPc 和 Fyn 的交接點是什麼呢?他們掃過 PSD 中的所有 transmembrane proteins,發現透過 mGluR5,當他們 knock-down mGluR5 或用 mGluR5 antagnoist 後也會出現和 PrPc KD 同樣的效用。mGluR5 下游的 signalling molecules 有 eEF2 和 Fyk2,PrPc KD 或是 mGluR5 KD 會降低 p-eEF2。

所以這條 pathway 是:Abeta oligomers > PrPc > mGluR5 > Fyn activation > phosphorylation of eEF2, Fyk2, NR2A/NR2B

PrPc 和 mGluR5 在這條 pathway 中缺一不可。

最後,他們把下游的 Fyn 作為標的物,用一個已經知道的 Fyn inhibitor, AZD0530 (saracatinib), 來試驗。AZD0530 是之前某個 drug screen 釣出來的 compound,原本是想用來治療癌症的,但是臨床效果不佳。AZD0530 可以通過 BBB (blood-brain barrier),也已經通過安全測試。他們把它拿來用在 cell cultures 和 AD 老鼠身上,發現可以阻止 Abeta 造成的 dendritic spine loss,也可以使 AD 老鼠恢復記憶,目前已通過 phase 1 的臨床試驗,現在正進入 phase 2。



References:

1. JW Um et al, Alzheimer amyloid-β oligomer bound to postsynaptic prion protein activates Fyn to impair neurons. Nature Neuroscience 2012 (doi: 10.1038/nn.3178)

2. JW Um et al, Metabotropic glutamate receptor 5 is a co-receptor for Alzheimer Ab oligomer bound to cellular prion protein. Neuron 2013 (doi: 10.1016/j.neuron.2013.06.036)

3. AC Kaufman et al, Fyn inhibition rescues established memory and synapse loss in Alzheimer mice. Annals Neurology 2015 (doi: 10.1002/ana.24394)










2017年3月1日 星期三

未來可能的止痛新藥:AC inhibitor

目前有效用來止痛的是 opioids 類物質,包括有 heroin, oxycodone 和 hydrocodone。他們會抑制 ACs (adenylyl cyclases)的功能。ACs 負責把 ATP 轉成 cAMP (cyclic AMP),長期使用 opioid,會使細胞出現彌補作用,增加 AC 轉換 ATP 的效率,如果病人停止使用 opioid,體內的 cAMP 就會處於量高的狀態。

人類有九種 ACs,分成四類:

Group 1: Ac1, AC3, AC8; activated by CaM
Group 2: AC2, AC4, AC7; conditionally activated by Gβγ
Group 3: AC5, AC6; inhibited by Ca2+
Group 4: AC9; relatively insensitive to AC activator, forskolin

其中 AC1 和 AC8 主要表現區域在腦部的海馬旋,沒有 AC1 和 AC8 的老鼠,其長期記憶(long-term memory)出現障礙;如果只少其中一個(只有少 AC1 或 AC8)的話,就和正常老鼠一樣,只是少 AC1 的老鼠(AC1 KO)的記憶比正常老鼠短,不過對痛覺也比較無感。

這篇研究裡的藥物 ST034307,只會抑制 AC1,而給在老鼠身上後,老鼠對痛的感知也降低了,只是是否會對記憶力有影響,還需要深入試驗。



Article:

FR Service, Is a new class of painkillers on the horizon? Science Magazine (2017)


Paper:

TF Brust et al, Identification of a selective small-molecule inhibitor of type 1 adenylyl cyclase activity with analgesic properties. Science Signal (2017)










2017年2月26日 星期日

The Marshmallow Test -- 別急著吃棉花糖

小時候的人格發展會對未來有什麼影響?之前有個實驗叫 marshmallow test,是測驗小孩的自制力的(影片見下面),試驗方式是讓小孩待在一個房間,給他一顆棉花糖,然後跟他說二十分鐘後會回房間來看他,如果他沒有吃掉棉花糖的話,就再給他一顆棉花糖,看小孩會不會在那二十分鐘內忍住不吃棉花糖。



這個試驗是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的心理學家 Dr. Walter Mischel 發明的,他花了近五十年用這個方法研究小孩的自制力和未來發展的關係,發現能等 15-20 分鐘而得到兩顆棉花糖的小朋友,未來在學校和工作上的發展比立刻吃掉棉花糖的小朋友好,而且這項特質可以維持四十年。他把研究結果寫成一本書,就叫 The Marshmallow Test: Mastering Self-Control。這個研究開始於 1960 年代後期,在史丹佛大學的 Bing Nursery School,當時有 562 位四歲小孩參與了棉花糖試驗,小孩跟影片裡的一樣,房間裡只有他和那顆棉花糖,小孩可以選擇立刻吃掉,或是等十五分鐘得到兩顆棉花糖(delay of gratification) [1, 3-4]。

除了棉花糖試驗,還有進階版的試驗:給小孩一些玩具,跟他說等等會陪他玩,但是要他先自己待在房間裡,如果小孩搖鈴的話,研究者會立刻回房間。研究者在離開房間前會給小孩看兩種不等量的 treats (例如一顆棉花糖對兩顆棉花糖,或是兩個餅乾對五個 pretzels),如果小孩在研究者回房間前就搖鈴,那就只能得到比較少量或是他比較不喜歡的那個 treats,如果能夠不搖鈴一直等到研究者回房間(通常是十五分鐘左右),小孩就能得到較多量或他比較喜歡的 treats。小孩願意等待的時間為 delay time,delay time 越長的小孩是指他能等待以拿到他想要的東西或是更多的 rewards,例如雙倍的棉花糖。在後來的 follow-up 研究裡,發現在棉花糖或進階版的試驗裡,能夠等待(也就是 delay time 比較長)的小孩,在青少年時期的表現也比較好 -- 比較能有計劃地做事,比較能夠清楚表達自己的想法,也比較能夠處理自己的情緒和壓力 [3]。

這個實驗有趣的地方是你以為有 rewards 的話小孩的 delay time 會比較久,因為他們會為了比較大的 rewards 告訴自己要等到最後,但其實不見得如此。當小孩看不見 rewards 的時候,他們能夠等待的平均時間是 11 分鐘以上,但是當 rewards (例如上面影片中的棉花糖)出現在視線範圍內的話,他們能夠等待的時間就少於六分鐘。如果小孩看不見 rewards,但是卻用其他方法暗示他去想 rewards,等待的時間也會縮短。這個時候能夠觀察到小孩是如何控制自己 delay time (也就是如何自制),有的小孩會避免自己去看 rewards,有的小孩會開始跟自己說話,或是開始唱歌等等,讓自己的注意力從 rewards 上面移開,由這些行為大概也可以預測到小孩長大後是否能處理自己的情緒和壓力。

這五百多位小孩在 1993 年(約二十幾歲)和 2003 年(約三十幾歲)的時候再度被聯絡做 self-reported asesessments,有接受 follow-up 的人,在這三個測試中(四歲、二十幾歲和三十幾歲)自制力分數比平均高和比平均低的人在四十幾歲的時候再度接受測驗。在三個測驗中皆比平均高的人稱作 high-delay group,也就是四歲時在試驗中 delay time 比較長的,共有六十位。分數比平均低的是 low-delay group,共有 57 位。這一百多位中,最後有 59 位接受成人(四十幾歲)的自制力測驗和 fMRI 掃描,結果發表在 PNAS [4]。

小時候無法抗拒誘惑、無法等待而吃掉棉花糖的小孩(low delayers),在二、三十歲時顯現出來的自制力比可以等的小孩(high delayers)的低,即便到四十歲也跟小時候一樣比 high delayer 較無法抗拒誘惑 [3]。兩組人(high delayers, low delayers)面對誘惑力低的事情或事物時的自制力差不多,但是面對誘惑力高的,low delayers 的自制力顯得比較低,比較無法抗拒誘惑。和四歲時的測驗不一樣的是四十歲時用的不再是棉花糖,而是人的不同表情。跟四歲時候相比,四十歲的比較像是測試拒絕別人給的邀請或誘惑的能力(positive social cues),之前也有研究顯示 low delayers 到中年比較無法自制,而造成身心不健康的狀態,例如高 BMI, 藥物上癮,無法被拒絕(對「被拒絕」產生焦慮或過度反應)。

那小時候的人格會被環境影響,進而影響未來發展嗎?這個月有個研究是針對三、四歲的小孩,看同儕對小孩人格的影響,主要觀察他們的 Positive Emotionality (PE), Negative Emotionality (NE) 和 Effortful Control (EC) [2, 5]。

PE: activity, sociability, impulsivity, positive affect, anticipatory positive affect
NE: sadness, anger, fear
EC: engagement, initiative, compliance, attentional control

他們找到一間 preschool,每個禮拜去四天,觀察兩個班級(分別為三歲班和四歲班)共 53 位小孩連續一年的時間。觀察員有兩組,一組觀察小孩的性情(temperaments),另一組觀察每個小孩玩的對象(playmates)。結果發現 PE 的高低不會影響小孩的交友情況,但是他們會選擇和自己個性相近的小孩玩(PE 相近的),快樂的小孩會選擇和時常情緒快樂的小孩一起玩,經常有負面情緒的小孩(NE 高的)則比較不會和其他小孩一起玩。另外,小孩的正面情緒會互相影響,會變得和玩伴的 PE 更相近,但不會被玩伴的負面情緒(例如生氣、害怕或難過)影響。有趣的是,雖然 EC 和 PE 相關,但是小孩不會選擇和自己 EC 相近的,不過隨著時間,小孩的 EC 會變得和玩伴的 EC 相近,例如高 EC 小孩的行為(做事比較有計劃,或是個性比較隨和、有彈性)會鼓勵玩伴變得跟他一樣,或是反之,低 EC 小孩(比較不專注或是個性比較衝動)讓同伴變得跟他一樣低 [5]。

有的父母從小就幫小孩挑 preschool 或幼稚園的學校,要找私立的,說環境很重要。個人覺得環境也許重要,但小孩的個性也佔很大因素,如果小孩是容易被影響的,或是自制力比較低的(low delayers),也許環境很重要,需要靠高 EC 的小孩的影響讓自己的 EC 變高,但是念私立學校對 low-delayer 的小孩的影響是正面的還是負面的很難講。而小孩如果本身自制力就高的話,念哪其實沒差。另外,我覺得 NE 高的小孩如果去唸私立的,NE 可能會因為環境壓力變更高,更交不到朋友或被排擠之類的吧。

ps. 這個棉花糖試驗讓我想到一個在生活中算滿常會發生的事,就是吃東西的時候,你會先吃喜歡吃的,還是會把喜歡吃的留到最後再吃?(在沒人跟你搶的情況下)



Articles:

1. Science News / Willpower endures

2.  Science News / A preschooler’s bubbly personality may rub off on friends


Papers:
3. W Mischel et al, Delay of gratification in children. Science (1989)

4. BJ Casey et al, Behavioral and neural correlates of delay of gratification 40 years later. PNAS (2011)

5. JW Neal et al, Codevelopment of Preschoolers’ Temperament Traits and Social Play Networks Over an Entire School Year. J Personality & Social Psychology (2017)











2017年2月14日 星期二

讓你不忘東忘西的方法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那種要做某件事情(例如要去寄東西、要去買什麼等等),記了半天結果睡覺前才想到忘了做的情況呢?這篇文章提供了一個辦法,就是和某個一定會見到東西做連結,當作是一個記憶點的 cue。

賓州大學和哈佛合作了一個簡單的實驗,就是派助理在某個禮拜二去劍橋(哈佛所在的那個劍橋)的某間咖啡廳門口發 coupon,上面寫說兩天後也就是禮拜四,拿個那個 coupon 去店裡消費就可以少 $1。他們發了五百張 coupon,其中有一半(250張)只寫付帳時記得拿給收銀員,另一半寫禮拜四那天會有一個外星人坐在收銀員旁邊,還放了一個外星人的圖片在 coupon 傳單上面。結果兩天後,有 24% 拿到外星人傳單的人記得用 coupon,沒有外星人的只有 17% 的人記得。在這個實驗裡,外星人被用來和 coupon 做連結,是一個記憶的 cue,你不用特別去記,但是看到他就會記得要用 coupon。

不過即使這個記憶方法有效,但仍有許多人不覺得自己需要這樣做。例如他們其中一個實驗,是看參與者願不願花 $0.03 在一個記憶的 cue (大象符號)上面來提醒他們去賺 $0.60。在這個實驗裡,參與者會做一份約費時 15 分鐘的線上問卷,每答對一題可得 $0.03,然後在前面幾題中,會有一頁出現大象圖片,說如果你在第 11 頁的題目選 E 就可以得到 $0.60,然後問你願不願意花 $0.03 得到一個記憶 cue,記憶的 cue 就是會在第 11 頁出現大象符號提醒你選 E,但是只有 53% 的人願意花 $0.03 去得到那個 cue,結果就是願意花 $0.03 的人最後得到 $0.60 的比例比不願意花 $0.03 的高很多。

這感覺是個不錯的方法,印象中之前有試過,就是告訴自己如果看見什麼就要記得幹嘛,然後把那個東西隨身帶著(例如掛在包包上),每次拿包包或打開包包看見那個東西就會提醒自己要幹嘛。不過說實在的,現在手機功能這麼多,我通常都會記在 Google Calendar,設個時間,時間一到就會跳出來提醒,如果當下沒時間做,就把提醒往後移到一個有空的時間,科技無敵啊哈哈~~ XD



Article:

Todd Rogers & Katy Milkman, A New Way to Remember: The Power of Quirky Memory Jogs. Scientific American (2017)


Paper:

T Rogers & KL Milkman, Reminders Through Association. Psychological Science (2017)